首頁 > 企業動態

中藥現代化的企業典范

 


如何讓中藥與現代醫學接軌
既能繼承傳統中醫藥精華
又能與現代工藝相融合
最終適應現代化養殖的需求
是中成人多年來潛心中藥、
矢志不移的目標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《中成·中藥現代化的典范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       提起江西,就不得不想起那篇人人耳熟能詳的滕王閣序:“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。星分翼軫,地接衡廬......”那層巒聳翠的山河美景道盡了江西獨特的地理條件;而群賢畢至的人文盛景也寫盡了江西深厚的文化傳統。在這樣優越的自然資源和人文背景下,孕育了江西得天獨厚的中草藥資源和中醫藥文化——代表中醫學界的杏林一詞,即來源于江西。及至今天,江西中醫藥文化仍然昌盛不絕。江西中成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傳統中醫理念為堅守,以中藥粉針產品為代表作,將傳統中醫藥與現代化養殖需求、現代科技生產相結合。7月31日,中國獸藥策劃網走進中成,探訪那掩映在中藥瑰寶下的堅守和創新——


       在紀錄片《本草中國》中,曾經有這樣的感慨:萬物生長,花開花謝,在這些亙古不變的輪回中,有的人被時間改變,有的人改變時間。是的,在現代化的浪潮中,傳統中醫藥文化仿佛陷入了一種寂寞:因其博大精深,要想研究深入透徹,非得下苦功夫不可,但現實是人們往往等不及。其“君、臣、佐、使”的理論基礎和整體調理的概念,更是與現代流行的西方醫學理念格格不入——如何與中醫藥相守?這是每一家中獸藥企業都在思考的問題。特別是前些年抗生素大行其道之時,許多企業紛紛增設了抗生素產品的生產線,畢竟財帛動人心——誰說不是呢?但有一家企業例外——那就是江西中成藥業。



       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當時國內藥品匱乏,尤其是抗生素、解熱鎮痛、維生素、激素類藥非常緊缺,很難滿足市場需求,于是,中成的科研前輩開始從中草藥中尋求抗生素、解熱鎮痛等藥物的替代品,并且取得了極大的進展。至此,中成堅定地走在了中藥技術及中藥現代化研究與應用的道路上,并且從未有過改變。對此,我們也有過疑問。我們曾向江西中成藥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付寧晨先生發問:中成藥業發展幾十年以來,動保行業有很長一段時間化藥是市場的主導,中成就沒有想過去做一些化藥類的產品嗎?付總回答道:“我們擁有技術和能力去做這一類產品,但它不符合我們中成挖掘中華國藥遺產,奉獻高效綠色畜禽藥品的初心”。


       付總出身于中藥世家,也是研發了諸多中藥制劑的專家。他投身于中藥研究二十多年,主導負責了中獸藥無菌粉針系列產品的研發工作。在他看來,神農嘗百草而知藥之天性,自然界中的一草一木從此以其特有的物性,與人產生了關乎性命存亡的奇妙關聯,這不僅與中華傳統文化中的“天人合一”、“天人相應”是一種暗合,而且其中也飽含著生命的哲理。但是,如何讓中藥與現代醫學接軌,既能繼承傳統中醫藥精華,又能與現代工藝相融合,最終適應現代化養殖的需求,是付總和他的團隊潛心中藥多年,矢志不移的目標!


       世間萬物皆有其時,同一種藥材,在不同的地域栽種、不同的時節采摘,藥效大為不同,這就是中草藥的神奇,也是人類探索本草奧秘的無限動力。例如,長白山的野山參與朝鮮的高麗參,其人參皂甙的含量不同,皂甙單體的含量也不一樣,因而其藥理作用與臨床療效都有出入,這就是道地藥材的說法來源。但與此同時也帶來了一個問題:在中獸藥領域,由于獸用和人用的需求不同,我們應該去如何選用道地藥材?


       在中成,藥材的選用要知其然,更要知其所以然。中成對多種道地藥材的產地、成分、含量、性狀、部位等諸多標準和要求進行了潛心研究,取得了極大的研究成果。

       中成藥業在原料藥材的采購和種植上,對中藥的原產地、用藥部位、采摘時間、炮制工藝、溫濕度控制都有硬性的標準和要求。一味植物,有葉部、有根部、有莖部、有花部,于是在選用這類中藥時首先要了解它的有效成分居于什么部位,然后針對生產需求,最終采用符合產品生產工藝的道地藥材。這就是中成與目前很多中獸藥企業的一個最大的不同,能夠針對有效中藥材的有效部位,進行有效提取,進而極大地提升了中獸藥產品的使用效果。

       隨著“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”的開展,綠色、自然健康的中藥再次受到了眾多行業企業的關注。但是與此同時,我們可以看到的是,雖然相關部門對中藥材市場的監管力度不斷加大,但是非法加工、摻雜摻假、染色增重、以次充好等諸多違法現象仍然頻頻發生,早幾年更有甚者拿提取之后的藥渣加工之后再賣給養殖戶,其功效大大降低,對于中獸藥形象的損害也就可想而知。


       但是在中成,這一切都被杜絕于源頭。每當藥材入庫,都要經過四重檢測:外檢、專家檢測、儀器檢測和試生產小樣檢測。在此,值得一提的是,中成有著一批經驗豐富的藥工隊伍,中成藥業集團70%以上的員工擁有10年以上中藥生產工作經驗,分布于入庫檢測、生產、品控、銷售等各個環節,這是中成對產品品質的有力保證。中成的藥材檢測一般需要經過以下過程:

首先,外看其顏色、形狀、品相;
其次,內查其氣味、斷面、手感;
隨后,由經驗豐富的老藥師通過嘗味來辨別其真假優劣;
最終,通過儀器檢測來分析其有效成分的含量。

    在我們探訪中成時,他們曾經為我們講述了這樣一個小故事:有一次,某個產品的庫存已經接近告罄,但是該批產品生產卻臨時暫停,為何?原來該產品所需的藥材因其品質沒能通過中成的四重檢測,通過多次與藥材供應商的溝通,經過數批次送貨檢測,最終才得以合格的中藥原料。這個故事雖小,就足以看出成在藥材檢測方面的嚴苛,確保產品質量零問題的決心。
       在中成與中藥安靜相守的過程中,中成不斷對其進行學習、研究,形成了獨特的提取工藝技術——在中藥傳統工藝的基石上,運用現代制藥技術對中藥進行提取與精制,最大限度的保證其有效成分及生物活性,臨床效果更優越。至今,中成藥業已將此技術廣泛應用于中獸藥無菌粉針劑、小容量注射劑、大容量注射劑、顆粒劑、口服液溶液劑、可溶性粉劑、片劑、散劑等劑型的中獸藥產品中。 
    2008年4月,農業部批準了國內第一個三類中獸藥無菌粉針新藥--注射用雙黃連,代表著中成的自主研發平臺達到國內領先水平、同時也填補了中國獸藥行業中藥粉針的空白。隨后,研發獲批的國家三類新藥“注射用黃芩、注射用黃連”充實了國內唯一的中獸藥無菌粉針生產線。中獸藥粉針產品最大限度地提高了藥物生物利用度,使中藥微量化,不僅含量高、療效快,而且無耐藥、無毒副作用、無藥物殘留,極大地扭轉了養殖戶認為中藥起效慢的傳統觀念。

       說到這里,就不得不提起一個中藥現代化的軟肋:即中藥的穩定性問題。相對于西藥,中藥的成分更為復雜,如果做成口服液、水針,在貯存一段時間后,其中的一些有效成分(特別是酸性成分)非常容易水解、氧化、變性等,從而會導致產品質量不穩定的情況。尤其是水針類產品,由于其直接進入血液循環的特性,產生作用較快,更容易因穩定性問題而出現不良反應。中成藥業的中藥無菌粉針,其技術難度較高,在含量、澄清度等質量控制方面都有著嚴格的要求,中成無菌粉針不僅可以常溫保存,而且現用現配,避免了產品不穩定的問題,為中藥的現代化應用開辟了一條全新道路!


       中成經過長年累日的技術沉淀的澆灌,藥品品質已從量的提升,步入質的升華。不僅出廠藥品批批合格,且品質恒定,始終如一,并且絕對沒有任何藥物殘留問題。

       基于對產品質量的極致追求,中成一直遵循:安全生產零問題、產品質量零問題、企業環保零問題等原則,做一個有擔當、有責任的企業。同時,中成對所有在產產品進行工藝驗證、產品穩定性考察、產品藥物殘留檢測工作,中成信仰品質為藥品的第一生命力,細心呵護,匠心付出,藥品品質喜報連連,連續四年榮登農業部獸藥紅榜,市場抽檢產品合格率百分百,不確認率百分之零!



       宋代的學者朱熹曾經論及江西人、江西文化,歸納為這樣幾點,第一是“志大”,即志向高遠,有建立體系的氣魄;第二是“恥于人同”,即江西的文化不喜歡依附他人,勇于建立有獨特意義的新論;第三是“堅執”,即敢于堅持自己的學說,不輕易隨時風而變,也不因有人批評而動搖。這幾點,在中成身上可謂是展現的淋漓盡致。中成也從不盲從,在中草藥市場風起云涌之時,仍然堅持著自己的檢測標準,一點一滴只為更優良的產品品質;中成更不隨波逐流,創立幾十年以來,一直堅持專注于中藥道路,不為外界風雨所更易。




在中藥界,有這樣一副對聯:

厚樸待人,使君子長存遠志;

蓯蓉處世,郁李仁敢不細辛。

       走進中成之后,我們愈發感覺中成就像是一位厚樸君子,無論是對中醫藥的誠,還是對產品質量的信,點點滴滴都見證于企業的每一個環節,貫穿于每個中成人的心中。我們說,這樣的企業,未來前景必定可期!不只因其厚樸,亦不止其細辛,而是這喧囂的世界里,中成能夠不動聲色的修行。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,中成對于中草藥的那份虔誠,必將抵達弘揚本草的境界!


捕鱼来了弹头 21674915018632417010840133960665636134236639099993324315201120522218525727783599823143157307914486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